半斤八两 | by:岁岁安意

文案:
何越游戏人间多年,情人换得比衣服还勤,不过他心里始终揣了一个,谁都动摇不得。
那次酒会上,何越如往常一样“狩猎”到了王承弋,他见色起意,却不想阴沟里翻船,反被对方缠上。
何越不知道的是,王承弋心里也有一个人。
直到某一天他们发现,彼此心心念念的居然是同一个人。
“你喜欢他还出来瞎勾搭,好意思吗?”
“彼此彼此。”

第1章
何越抬手按了按不断钝痛的太阳穴,不耐在眼中闪过一瞬,接着又换上了一副得体的笑容,转身应付着来人。
“老李,来给你介绍一下,我儿子。”何鑫成在一旁拍了何越的肩膀,把他往前推了两步:“以后越达都得看他的了。”
李总是跟越达地产合作的一个小供应商,几乎就是靠着越达的单子吃饭,看见何鑫成带了自己儿子过来,立刻恭维道:“何公子年轻有为,这么早就能担大事了,真是让人羡慕啊何总。”
何越勉强应下了这句恭维,心里更不耐烦了,三十一岁子承父业,年轻和有为哪个他也沾不上边儿。
不过这话对何鑫成十分受用,何越能感觉到他爸真是打心底里的高兴。
送走了这人,何越脸上的笑容立马垮了下来,小声对何鑫成说:“爸,我昨天才睡俩小时……”
不说还好,一说何鑫成的火就上来了。
“你还敢说,早说了这次酒会很重要,你还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何越心知自己没理,无言以对,低头摆弄着手里的酒杯。
何鑫成从小惯着他这个独苗,硬把何越惯成了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就是不知道收收心思干正事,转眼何越就要玩到了而立之年,何鑫成终于回过味儿来了,把何越拎到公司死命地折腾了两三年。
现在何越虽然还总是没个正行,但已经能独当一面,何鑫成便迫不及待地让何越加入董事会,再慢慢将股份都转给自己的儿子,自己好早些退居二线。而这次的酒会最主要的目的之一就是将何越介绍给所有人,这也是为什么何鑫成数次强调何越一定要重视今晚。可没想到酒会的前一夜何越居然又跑出去瞎混,直到第二天将近中午才回家。
何越不说话,何鑫成一个人也训不下去,缓和了语气:“一会爸爸的故交要来,打完招呼你就去开个房间睡觉。”
“只打个招呼?”
“是。”何鑫成恨铁不成钢地剜了他一眼,起身去应酬别人了。
没了何鑫成在身边,何越清静了许多,除了偶尔应付几个来与他寒暄的,就是端着杯香槟小口地抿着,待他慢悠悠地喝到了第四杯时,何鑫成的那位故交才姗姗来迟。
何鑫成与王磊这个发小多年未见,有些激动,两人一起回忆了半天的年少时光后何鑫成才想起来何越。
何越远远地看他爸招他过去,他便明白了自己今天的任务马上就要结束了,无比困乏的他迫不及待想要上楼睡觉,立刻打起了百分之二百的精神,只求何鑫成能早些放他走。
“这是你王叔,小时候还抱过你呢。”何鑫成拉过何越,向他介绍王磊。
何越自然是不记得的,但他还是要表现出一些亲切与尊敬,听话地叫了一声:“王叔。”
王磊看着何越,眼里透出一丝感慨:“一转眼都长这么大了。”
何鑫成跟着叹了一声:“是啊,咱们多少年没见了。”
眼看着两人又开始回忆往事了,被晾在一旁的何越心里有些着急,偷偷拽了下何鑫成的袖子,何鑫成回头对何越安抚地笑了笑,转头又问王磊:“你小儿子也跟你回国了?”
何越本以为终于可以去睡觉了,结果看到他爸这个表情,他便知道自己一时半会还是走不了,打起的精神瞬间消减了大半,也没什么心思听这两个长辈的谈话。
何越目光渐渐放空,身型萎靡下来,任由困意蔓延,周围嗡嗡的谈话声简直就是催眠利器,就在他快要忍不住打第一个哈欠的时候,王磊说了一句“这不就来了。”
王磊稍稍侧身,给来人让了个地方。
“嚯!小伙子长得真高。”何鑫成看着对方感叹道。
“何叔,总听我爸提起您。”
一个磁性中参杂着些许少年气的声音穿过众多嘈杂钻到何越的耳朵里,将他飘忽的视线拉了回来,他抬头,看清那人面容时微微怔愣,硬是把到了嘴边的哈欠憋了回去。
“是越哥吗?”那人也注意到了他:“你好,我叫王戎笙。”
不得不说,这个王戎笙长得很好看。
换句话说,长得很对他的胃口。
何越挑了挑眉,忽然间像是被打开了某个开关,整个人都换了副模样。挺直脊背,他向王戎笙微微颌首,将嘴角勾到了一个完美的位置,浑身上下每个角落都表现出恰到好处的礼貌与风度。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本身就是这么一个温文尔雅的人。
“你好。”何越的嗓音比平常更低沉一些,有一点沙哑,却不会让人觉得突兀。
要是他那些狐朋狗友在场,就会发现,何越已经开启了他的“狩猎”模式。
不过这回他却要喊声冤枉,虽然何越花名在外,但也没有饥不择食到对一个性向不明的人下手,他只是习惯使然而已……
毕竟,有谁不想让自己的好感对象对自己也产生好感呢。
虽然何鑫成对于突然精神焕发的何越感到莫名,但没有深究,何越自己愿意留下来是再好不过了,反正他也乐得何越跟在他身边给他长长脸。
何越与王戎笙跟在两个父亲身后,彼此时不时地交谈几句,无非都是些客套话,直到酒会快要结束,两人之间还保持着那种淡漠的距离。
何越倒是不着急,再说了他也并没有真的想把人弄到手。
王戎笙虽然身形高大,但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子,大学都没毕业,这次特意休了一个学期的学来跟父亲回国锻炼一番。他看起来十分谦逊,一口一个“越哥”叫着,言语很懂分寸,何越对于他的印象便停留在了“乖孩子”上,对他的兴趣也更浓厚了。
一直到酒会末尾。
何鑫成亲自将王磊父子送出去,何越走在一旁,猛然感到一个身影靠近,那人的臂膀几乎贴在了自己身上。
“越哥。”
“怎么?”
“你有女朋友吗?”
这个距离对于两个初识不到两个小时的人来说太过亲近了,这个问题也太过无理了,何越一愣,还是微笑道:“还没有。”
“那我换个问题吧。”王戎笙顿了顿,说:“你有……男朋友吗?”
王戎笙的每说出一个字,何越的笑容便减一分,随着最后一个音节落下,何越嘴角的弧度已经完全消失了。
这句话砸得何越猝不及防,他抬眼,只见王戎笙眼里浓浓的戏谑,与之前判若两人。
“两个人说什么呢?”
何越听见前方何鑫成的声音,转头,发现王磊正把着车门,在等王戎笙。
好在王戎笙这几句话都特意压低了声音,几步外的何鑫成与王磊并没有听见,何越隐隐松了口气。
“和越哥很投缘,多说了两句。”王戎鑫不好意思似的挠挠头,一眨眼又变回了那个又些青涩的毛头小子。
说着,他几步跑到车前,钻了进去。汽车开动之前,王戎笙还特意摇下车窗,深深地看了何越一眼。
何鑫成见车开远了,这才想起来身后的何越从刚才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说,忙回头去看他,见何越站在五米之外,脸色在惨白的路灯下显得很是不好。
何鑫成摇摇头,上去搂了何越的肩往回走:“今天辛苦了,你就在酒店睡下,不折腾你了,我还得回家陪你妈去。”
然而终于如愿以偿可以睡觉的何越却没感觉到本应有的轻松。
“等公司的事告一段落,你也应该找个人照顾你了。”边走着,何鑫成边念叨着。
自何越迈入了三十岁大关,这句话就总挂在他父母的嘴边,有事没事就要拿出来说一说。
“不着急。”何越同以往一样含糊道。
何鑫成知道何越在外面花天酒地,还当是他没玩够,叹了口气,就没再多说,话语一转又叮嘱起他生意上的事情。
何越的脑袋又倦又乱,何鑫成的叮嘱他是一句也没记住,待到躺进了酒店的大床上后,还不断回想着何鑫成那句催促,以及王戎笙看似疑问实则笃定的话。
何越确实是个同性恋,但何越自己清楚,他直到现在还不结婚的原因,不仅仅因为他是个同性恋。
“何少终于肯赏脸了!”
苏启明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斜歪在皮质沙发里,透过夜店里震耳欲聋的音乐朝他吼道。
何越那天酒会后睡了个昏天黑地,整整两天才下床,期间谁的电话都不接,包括苏启明的。
这人从小跟他混在一处,两个人都不是安分的,可谓是臭味相投,一拍即合。这么一混就混了二十年,周围年龄相仿的不是成家就是立业,只有这俩还依然坚`挺。
何越坐下来先是倒了一杯,才不紧不慢地说道:“没拉黑你不错了。”
苏启明见他脸色不虞,伸手勾了勾他的下巴:“看看这脸,被催婚了吧。”
苏启明至于他就像是肚里的蛔虫,就算何越不表现出来,苏启明也能猜到一二。
被看透的何越更不想说话了。
忽然一个手机屏幕怼到了他眼前,何越将苏启明的手稍微拉开,这才看清屏幕上的照片,片刻失神。
“嘿嘿,怎么样?”苏启明见何越眼睛都直了,坏笑两声,指尖点点手机:“像不像?这人的人品也挺好的,要不你就带回去交差吧。”
何越不理会苏启明,蹙着眉头盯着屏幕,屏幕上的那张脸与那人有七分相似,尤其是眉眼,像是七月烟雨朦胧,隔着冰冷的屏幕都能感觉到那份温润。然而何越却越看不顺眼,把苏启明拿着手机的那只手推到一边。
“你知道我的习惯。”何越说。
“过这村儿没这店了哥们儿,这么像的真就一个,你要是过一阵子后悔了,我可不敢保证这人还没主。”
何越白了苏启明一眼:“省点拉皮条的劲儿,你说不定晚上还能多来两回。”
不去管被他三言两语气得跳脚的苏启明,他往周围扫视一圈,最终把视线定在了不远处另一个卡座里。几个二十出头的男孩坐在一处,何越没有犹豫,拎了瓶没开封的洋酒,径直走向最边上的那一人。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何越勾起嘴角,弧度不多不少。
“好啊。”
男孩很上道,不过十来分钟便软软靠在何越怀里,冲何越的脖子轻轻呼气。
何越低头,盯着眼前这双笑起来有十分妩媚的眼睛,吻了上去。
这双眼睛与那双温柔的眼睛半点也不同,但他宁可让自己深陷在虚无的回忆中,也不愿透过一个相像的代替品去自我安慰。
接下来几天何越都忙得脚打后脑勺,白天开会晚上应酬,为了的就是把越达的一个新的分支——越达娱乐做好。
还真别说,忙起来的时候就跟被洗脑了一样剔除了一切杂念,不论是对父母隐瞒的性向,还是对于某个人的思念,统统被何越抛诸脑后。
包括那个让他惊艳却琢磨不透的王戎笙。
总之,何越慢慢体会到了工作的乐趣了。
何越渐入佳境,却没想到这天中午被秘书告知何鑫成来了公司,在何越的办公室等他。
何越以为他爸有什么急事,刚从外面谈完事情的他马不停蹄地往自己办公室赶去,刚走到门口,却听见里面传出了谈话声。
往里一看,坐在何鑫成对面的两人正是王磊父子,三个人正说着些什么。
何鑫成看何越回来了,便叫他过去,何越路过王戎笙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瞥了他一眼,这一眼正好撞进另一双眸子里去,何越一皱眉,又瞬间松开,恢复了常态。
“爸,王叔,怎么了?”何越问。
“我特意带我们家这小子回国,就为了给他找个机会练一练,这不,思前想后,还是得麻烦你啊。”这句麻烦是对何越说的。
何越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让他在你手底下干两天,这小子虽然没经验,但是还不算笨。”
王磊话了,何鑫成紧跟着附和,明显两人早已商量好,王戎笙要跟他几个月的事实已经板上钉钉。
无奈何越只能点头同意,而王磊身边的王戎笙笑得一脸纯良,仿佛那晚莫名其妙的对话只是何越困倦时的臆想而已。
说实话,何越并不是很想再与王戎笙有过多的交往,虽然他依然觉得王戎笙很和他的口味,但是与被父母发现性向相比,他还是选择对王戎笙敬而远之。
所以何越把王戎笙扔到了下面的一个部门,与他的办公室隔了整整两层楼。
他本以为自己把麻烦撇远了,可是这个长了腿的麻烦可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
“越哥。”
看预算表看得正焦躁的何越听到了一个熟悉的称呼。
何越的手指忍耐地点了两下桌面,调整好表情,才抬起头,问:“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吗?”
“也没什么,就是我爸一直让我好好感谢你,不过这几天咱们都碰不上面,这不,我直接上来找你了。”王戎笙靠在门边,十分坦然。
何越:“没关系,不算什么大事。”
“对于我来说是大事,越哥。”王戎笙抬手看了眼表:“已经午休了,我请你吃顿饭吧。”
何越最后还是跟了王戎笙出去,毕竟对方的父亲是自己父亲的好友,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既然是王戎笙请客,那便是他定的地方,车也就交给了他开。
何越坐在副驾,破天荒地感到了一丝别扭,对方高挑的身躯在狭窄的车厢里格外有存在感,何越只好一路都歪着头看着窗外。
“到了。”
两人下了车,王戎笙领着何越往里走去。
“这是我一朋友回国后开的,今天我也第一次来。”王戎笙说。
餐厅里以深色为主调,棚顶却有许多镂空,引入大量天光,冷清与温暖两种氛围融合得刚刚好。
“环境不错。”何越由衷说道。
“我那朋友主修建筑设计。”
何越闻言纠结了一秒这里菜品的味道会是如何。
两人刚刚入座便有人端菜上桌,从色泽与热度上来看都是才做好的。
“我让他们提前做的。”王戎笙笑了笑:“听说越哥喜欢吃辣的,不过我擅自主张,大多都点的是清淡的,这些天你工作太忙,不宜吃太刺激的。”
何越挑眉,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感涌上心头,想了片刻却又没有头绪,只得暂且放在一边,道了声谢谢,才动筷。
菜品味道不错,渐渐地,何越放松下来,不再对王戎笙那么疏远,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天来。他竟然发现王戎笙竟然与他有许多共同爱好,一顿饭下来,何越对于王戎笙的印象又回归到了谦恭有礼上,外加个有内涵。
一直到返回公司楼下的时候。
“越哥。”
“怎么?”
“你记得我上次问你的问题吗?”
放下防备何越冷不丁没反应过来,回想了一会,脸倏地黑了下来,转头看向王戎笙。
这时车正开进公司的地下车库,王戎笙嘴角的笑容一明一暗交错间异常刺眼。
“你想说什么?”何越冷声问道。
“别紧张,我不会告诉你父亲的。”
王戎笙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
车已经停稳,王戎笙也转过头看他。
“我这次换个问题……”王戎笙的视线在何越嘴上流连:“你为什么不那样对我笑了?”
“什么样?”何越莫名其妙。
“第一次见,那样。”说着,伸手往何越脸上摸去。
眼看着对方的手贴上来,何越迅速“啪”地一声挥开,忽然嗤笑一声。
“习惯了。”
王戎笙惊奇地发现何越说出这三个字时气质一瞬间变了,不同于之前任何一个样子,而是恣意张扬、满眼嘲讽地看着自己。
“只是这种程度而已,你不会当真了吧。”
丢下这句凉飕飕的话,何越把车门摔得震天响。
只留王戎笙在车里,摩挲着自己被打红的手背,若有所思。
“有趣。”

下载完整版:《半斤八两》

点此申请分桃会员;②夸克网盘在线观看/下载不限速,年会员淘宝仅几元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12月7日
下一篇 2022年12月7日

相关推荐

  • 无间日记|by:夏子煦

    文案:这是一个,卧底讲相声,最后卧成公司老大的故事。记者:“主任,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主任想了一下:“先听坏消息吧。”记者说:“坏消息是我老板竟然想睡我。…

    纯爱文学 2022年12月7日
    4510
  • 人不如故|by:酸菜坛子

    第一章人常说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在我看来,这句是屁话。人当然还是新的好。旧的既然旧了,再惦记,不过犯贱。张景推开酒吧的门,林洲见他进来,远远扬了下手。张景露出个笑来,走过去轻佻地抓了…

    纯爱文学 2022年12月7日
    3990
  • 好人游戏|by:夜很贫瘠

    01夜晚,医院灯火通明。 “这个肿瘤现在已经扩散到病人的胸腔,还有肺外的淋巴结,你看这里,这里,都已经很大了,肺内都有……” 林星遥拿着外婆的病历本和病理报…

    纯爱文学 2023年3月12日
    4240
  • 上川下江|by:刘水水

    第1章 炎炎夏日,到处皆是烦人的知了声,土狗趴在阴凉处吐着舌头,两排平房之间夹着条阴暗过道,微风吹过小巷子,暑气才稍稍褪去,让人感觉到一丝丝凉意。 跟航运公司里跑出个半大点儿的小孩…

    纯爱文学 2023年4月13日
    3090
  • 弟弟都是狼

    光棍节出生的人木文君的爸爸家那边姓木,妈妈家那边姓文,因为他是男孩子,所以懒于思考的木氏夫妻就再加了个君字,在户口本上胡乱添了上去。1986年11月11日,由于父母的私奔,小木文君…

    纯爱文学 2023年3月22日
    5270
  • 刺青 | by:不问三九

    文案:萧刻三十岁生日那晚拼桌喝酒,拼着个戳了他所有审美神经的酷man,看着非常合眼缘。三十了,岁数到了,不是二十郎当岁扭扭捏捏的年纪。喜欢了那得毫不犹豫去追,多的不必说。“想让你给…

    纯爱文学 2022年12月7日
    8101
  • 大哥 | by:priest

    文案:少年魏谦,十三四岁没爹没娘,带着个拖油瓶小妹妹,艰难地生活,还捡到了死皮赖脸缠上了他的流浪儿一个,起了个名叫小远。魏谦做梦都想出人头地,是个要钱不要命的钱串子,他的前半生都在…

    纯爱文学 2022年12月14日
    7100
  • 软磨硬泡 | by:摩童

    一身反骨、天不怕地不怕狼崽(痴汉+妻奴)x肤白貌美大长腿混血高岭之花 庄美人某次公差回国,机缘巧合从变态手里救了林小圆小朋友,小朋友对大美人一见钟情,死缠烂打千里追夫。 林小狗:校…

    纯爱文学 2023年6月7日
    366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分桃网!请收藏我们的唯一网址 fentao.co